有害垃圾量虽最小危害却最大
发布时间:2020-02-12

  2019年1月31日的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通过,上海垃圾分类从此进入有法可依的时代。这让海淞环境卫生服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也是连续两届的市人大代表顾立军满怀欣慰,因为这部法规的诞生,离不开他和一届又一届代表们持之以恒的呼吁……而今,法规仅仅面世一年、实施半年,却促使上海垃圾分类的全民参与度较过去提升了70个百分点。

  立法后,垃圾分类的达标率很快升至70%左右。特别是《条例》正式实施后,在“不分类不清运”的规则下,许多小区、企事业单位的分类率再一次显著提升,而今,辖区内垃圾分类达标率已经稳定在90%以上。“这达到了许多发达城市的垃圾分类参与水平,甚至已经超越他们。”顾立军说。

  更令人欣喜的是,如今上海市民垃圾分类的参与率,已经突破90%,相当于一年内跃升了70个百分点。

  由危害物处置能力更专业的市生态环境局作为主管单位,在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配合下,对不同类型有害垃圾的分类、运输、处置方式进行细化,让垃圾分类真正成为保护环境、造福万民的事

  今年上海“两会”期间,顾立军提交了一份与有害垃圾处置相关的建议。“我们在垃圾清运过程中发现,有害垃圾的量虽然是最小的,但危害性最大。”他建议由危害物处置能力更专业的市生态环境局作为主管单位,在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配合下,对不同类型有害垃圾的分类、运输、处置方式进行细化,让垃圾分类真正成为保护环境、造福万民的事。

  垃圾分类真正形成热潮,是从去年上海率先立法开始的。《条例》在人大通过后,上海市随即召开全市范围内的垃圾分类工作动员大会。很快,各个乡镇、街道、园区都行动起来。到了4月,一批率先试点的小区已见到明显成效,甚至探索出一些可复制推广的经验。顾立军说,就拿他任职的海淞环境卫生服务有限公司来说,公司主要负责宝山区吴淞街道和友谊路街道部分10平方公里、12万人口的生活垃圾收运工作。在立法以前,辖区的垃圾必须依靠环卫工人再分拣,才能呈现干、湿、有害、可回收四分类的区别。

  这是与垃圾处置打了18年交道的顾立军最深切的体会。早在2000年,包含上海在内的全国8座城市已经开始试点“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起初,呼声仅在业内高涨,上海许多从事和参与垃圾末端处置的企业、机构开始通过二次分拣实现垃圾分类处理。而广大老百姓,尽管对于垃圾分类理念的知晓率和认可度在逐年增长,但参与率却徘徊在20%上下,长期难以突破。

  几年前,顾立军所在的宝山代表团在两会期间递交了一份有关上海垃圾分类全民参与的调研报告,并呼吁立法。那以后,越来越多的代表联系社区,调研垃圾分类情况,并用建议的形式,为立法工作做准备。